离枝的桃花

宇霖同人童话之高塔王子

在一片近海的海底,有一个漂亮的房子,是一个完美的半圆形,屋顶上还有一个可爱的电线杆——在这个屋子的主人不和他的好朋友海绵宝宝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就可以安静的在家看电视打发时间。

通常他每天都会和他可爱的朋友一起玩,但不是今天,今天是个大日子——是他的母亲来看他的日子。不用说,母亲会带着一个篮子——里面是永远也吃不厌的香蕉派。他会把一整个篮子的香蕉派当做今天的晚饭全部吃掉。

他的朋友虽然一直是蟹黄堡的忠实粉丝,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母亲做的香蕉派是世界上第二好吃的东西。

吃完晚饭,母亲会讲一个故事——这事从他小时候开始就没有变化。

是的,今天也不会例外。再也没有比吃完晚饭再听一个故事更美好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到处都是茂密森林的深山里,有一个很难被人发现的山谷,在那个山谷里立着一座高塔,那座高塔有九层楼那么高,是的,九层楼那么高。里面住着一位高贵的王子。

不不不。不是那个可怜的长发公主的故事,不过确实和巫婆有点关系。这位王子一出生就被送到了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地精灵照顾他。他没有见过其他人,地精对王子非常好,他只会一点魔法,他把王子照顾的很好。只是不能回答王子一切关于他自己的问题。所以,可怜的王子只知道自己叫派派王子,其他一切都不知道。

派派王子长大了。他通过阅读知道了很多事情,他也想从高塔里出去。但看来是不行。他的两只脚是粘在一起的,不能走路——这从他出生就是这样,他不得不怀疑是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被关在这里。

而一直照顾他的地精灵也老啦,他已经不能像他年轻的时候那样从塔外瞬间移动到第九层。他每天早上会给派派王子送一次饭,只要他敲一敲高塔下第三排第六块石头九下,派派王子就会把一个篮子放下来。这点倒是和长发公主很像,只不过拉食物上来的是一根绳子,而不是金黄色的头发。

有那么一天,在派派王子把他的篮子拉上来之后。地精灵又敲了敲那块暗号石头九下,肯定是地精灵忘了什么东西要给他,这种事常发生——就像我说的,地精里已经老了。

可这次食物篮子太重了,派派王子不由得想,简直比一只大象还要重——他当然只在书上见过大象的图片。

但从食物篮子里跳出来的不是一只大象,而是一个英俊的少年,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狗。

我的天啊。是的,派派王子也是这么说的。

宇霖同人小章 《看海》

《看海》

有风的日子

我们去看看海吧

看欢快的春天的海。


有云的日子

我们去看看海吧

看热烈的夏天的海。


有雨的日子

我们去看看海吧

看忧郁的秋天的海。


有雪的日子

我们去看看海吧

看沉默的冬天的海。


我们去看看海吧

也让大海看看我们

在一起的日子。



宇霖同人 小章《我愿意》

《我愿意》

我愿意等一朵花开

总会在一个清晨

等到我的那朵花开。


我愿意等一只鸟来

总会在一个黄昏

等到我的那只鸟来。


我愿意等你明白

总会在一个瞬间

等到你明白我是多么的爱。


文武同人 小章《哥哥》

致敬金子美玲。

《哥哥》

哥哥在做功课

我只能也把书打开

翻来又翻去  翻来又翻去

可是窗外有人在玩耍的声音

有人在玩耍的声音。


哥哥在练排球 

我只能也把鞋带系上

系上又松开 系上又松开

可是窗外有人在甜蜜的谈恋爱

有人在甜蜜的谈恋爱。


哥哥在睡觉

我只能也躺在床上

翻来又翻去 翻来又翻去

可是窗外有太明亮的月亮

有太明亮的月亮。

文武同人 小章《弟弟》

《弟弟》

弟弟不要哭 不要哭

给我一点时间

树上的风筝我去拿

给我一点时间。


弟弟不要哭 不要哭 

那个人不会再来 

你就安心的睡着

那个人不会再来。


弟弟不要哭  不要哭

给我一点时间

我们之间的事我会想清楚

给我一点时间。


弟弟不要哭  不要哭 

你的眼泪是珍珠

我的弟弟不要哭。

宇霖同人 《平行世界里的柏林日記 》番外1

池中魚的日子

 

走的太順的人,通常不會想象出挫折是什麼樣感受。

 

回望自己的過往,池柏羽不得不承認,在沒有遇到唐孟林之前,自己從來沒有為誰受過這麼嚴重的傷。

沒有怕過什麼的人,卻深深的體會了只要關於那個人就什麼都會害怕的感受。

怕他因為自己不開心,怕他因為別人開心;怕他拍的戲不熱,怕他拍的戲大熱;怕他發現自己有私心,怕他沒發現自己有私心......

唐孟林曾經問過他,到底是喜歡他唐孟林什麼。

是啊,喜歡他什麼。

一切的開始,都是全世界都知道的相遇,因為一部戲,兩個沒有見過面的人成了劇中互相暗戀的高中生。

那場戲促成了兩個人成了朋友,在互相是朋友的日子里,一起吃飯,一起打球,一起說很多沒有營養的話......兩個人一見面就不知道為什麼時間會過的那麼快,光是聊天也能把手機聊沒電。

他知道了全世界都不知道的唐孟林。

他見過他吃甜食的狼吞虎嚥,見過他在健身房的耍賴偷懶,見過他佯装無辜的笑容,見過他壞壞的網上亂懟人,見過他潔癖發作的瘋狂,見過他看動畫片都會哭的淚,見過拼命對台詞練到打結的舌頭,見過碰什麼東西都會受傷的手指,見過張嘴就來髒話,見過爛到爆的球技......

所有的一切加起來都還不是唐孟林。

唐孟林還是他演的所有角色,那裡面的所有目光、所有情感、所有台詞,都是唐孟林。

什麼時候愛上這個人。

大概是某一次覺得失落給他打電話訴說苦惱的時候,或者某一次在台上手足無措下意識地用眼神找他的時候,或者某一次無意瞄到他開心到爆的笑容的時候,或者某一次他用修長漂亮的手指幫自己理頭髮的時候......

心臟曾經因為他的笑容爾暫停,手腳因為他的眼淚爾無措,情緒因為他的煩悶爾失落,喜歡上一個人,原來是把自己器官的提線送到對方的手中,至此,自己的,不再是自己的。

在眾人面前自以為高明的一句真假難辨的告白,原來讓他那麼不舒服。不是沒有努力過,強迫自己把情感收回去,故作的倔強卻在接到他問詢電話的一秒破功,那一天才知道,眼淚原來也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世上唯有咳嗽和愛情是無法掩飾的,自以為掩飾的很好,身邊的最近的人原來已偷偷察覺。在偷偷錄生日祝福的時候,在準備生日蛋糕的時候,在將要出門送驚喜的時候,他們把唐孟林曾經的秘密戀情收集起來,分門別類,整理清楚,證據分明的遞到他手裡。

看到手裡照片中唐孟林和那個男人的笑容的時候,雖然震驚,心里盡然會有一絲開心,原來,自己,也許,會有,一點,機會。

但也許真的是自己的錯局,此後的每一次的當眾告白,原來都被他當做是宣傳需要;每一次悄悄靠近,原來他都沒有放在心上;自己已經變了那麼多,原來他都沒發覺。

那一次唐孟林主動約他去花蓮玩,他開心地準備了很久,把所有工作都趕完,空出一同出遊的時間,從出發的那一刻,他就把手機全部關機。

但原來爬過山之後,看到的不是絕美的風景,不是平坦的長路,而是被人一腳踹下山崖的痛苦。

發現唐孟林不見的那一天早上,涌上心頭的是擔心到不行的慌亂,害怕他是不是發生意外,拖著發著燒的身體,一瘸一拐走到自己房間裡,打開了手機,在一大堆經紀人瘋狂的未通話記錄和未讀簡訊記錄里,發現了那一句簡訊:“我先走了,家裡有急事。”

打了兩通電話,都是忙音。

心才開始慢慢的浸在冰水里。

原來,在唐孟林心裡,自己真的不算什麼。

 

有誰在曾海邊看過整晚的月亮?原來月亮那麼遠,又那麼近;海風那麼暖,又那麼冷;時間那麼長,又那麼短。

當太陽終於升起來的時候,自己也終於下定了決心。

撥通了經紀人的電話,請她為自己訂一張從花蓮去北京的飛機票,找了一個代駕司機,把自己的車從花蓮開回台北。

從此之後的每一天,他都努力把唐孟林這個人從自己的心上挖出去。

但似乎都不很成功,拍那場和蔡一心的吻戲時,他原本想忘記唐孟林教他的所有話,但真的把蔡一心壓在墻上,看著蔡一心的眼睛,眼淚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他默默流著淚,默默親著蔡一心的額頭、眼睛、耳朵,在要吻她嘴唇的時候,停住了。

頓了一秒,垂下眼睛,再抬起頭時只輕輕地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萬分珍惜地把蔡一心擁在懷裡,克制著難過在她耳邊,帶著鼻音緩緩的說:“選我好不好?”那一場戲,在場的人都看傻了,連導演都忘記喊卡。

他最怕的哭戲原來一點都不難拍,只要你心中有一個不停漏風的大洞。

他不停的學習,不停的磨煉演技,不停的鍛煉,不讓自己停下來,他想要成功,成功到唐孟林不能忽視他,不會忘記他,不能避開他的影響力。

他想,總有一天,總有一天,當兩個人見面時,他也可以讓唐孟林嘗一嘗痛苦的滋味。

但真的到了兩個人見面的時候,他以為他可以掌握先機,但原來不是。準備的再充分,以為會給唐孟林一個措手不及,原來措手不及的還是自己。

怎麼辦,原來自己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唐孟林。

直到那天他看到唐孟林失足從舞台上跌下,看到唐孟林抬起頭胸前被血染紅的白襯衣,看到唐孟林痛到整個臉扭曲變形卻咬著嘴唇不吭一聲不喊痛,他才知道這兩年多的怨恨都不值一提。

他記起自己這兩年里不停的看唐孟林曾經跟他說過哪怕只有一次的電影、戲劇和書;記起在自己健身房健身鍛煉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只要想起唐孟林,就能再堅持半小時;記起自己每天都會在臉書偷偷窺屏,看唐孟林有沒有發狀態;記起自己如果沒有在睡前聽唐孟林為小朋友錄製的睡前繪本小故事,根本睡不著。

他以為忘不掉唐孟林,是因為自己的不甘心。那一刻

才知道自己原來一直盼著,一直盼著,盼著唐孟林在河邊,咻咻一抄手,撈起他這條一直愛著的魚。


宇霖同人 《平行世界里的柏林日記 》后记

後記

 

2025年4月23日 週三 十五點二十分

   “珂珂姐,你準備好了嗎?”門外響起一個不超過二十歲女孩子的聲音,不等坐在屋裡聚精會神上網的人回應,自顧自開門走了進來。

“珂珂姐,你還沒換衣服啊!”進來的小女生見沒人理她,便走到電腦桌前頭都不抬手指飛快打字的女生旁邊:“時間要來不及了。”

“珂~珂~姐~姐~,走啦。”見喊不動,小女孩伸手要拉穩坐泰山的人。

“不要吵,我有重要的事情,等我五分鐘。”被鬧的女生終於發聲了,但眼睛還緊緊盯著屏幕,手指在鍵盤上翻飛。

“你是在和誰在聊天啊,”小女生好奇的探頭看了一眼屏幕,一邊念了出來:“羽林江湖聊天組?什麼意思?咦,這是誰的照片?”

忽然,有人在聊天組上傳了一張照片,是兩個年輕男生,似乎是偷拍的,離的有點遠,兩個人頭靠頭,一個男生拿著自拍桿,兩人身後是一面塗鴉墻。

正在操作電腦的人飛快的把照片下載,把照片放大,照片里兩人的臉隨之放大了一些,小女孩歪著頭,仔細看,猛的一拍手,有點興奮的叫到:“這不是最近很紅的唐孟林嗎?身邊的人是誰?看著有點眼熟。有點像幾年前退出演藝圈的那個誰誰誰是不是?唉,是叫什麼來著,當時鬧的好大,各種傳聞滿天飛,還說他人品有問題。哇,姐,你還在迷這一對啊。”一心聊著八卦的小女孩轉過頭,發現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醫生表姐盡然在默默流眼淚。

“你怎麼了?”小女孩有點慌了。

“沒什麼,就是,就是覺得好幸福。”

幸福的話,是要哭嗎?好奇怪。

走出房間時,學當代藝術的小女孩總算想到剛才那張照片里,兩人身後的那個塗鴉墻是在哪裡了,是德國柏林最著名的景點柏林墻。連帶兩人身後的塗鴉畫也一併想起來了,是那個街頭藝術家DimitriVrubel的名作------《兄弟之吻》。


宇霖同人 《平行世界里的柏林日記 》第六章

第六章你是我的禮物

 

2020年12月24日 週四 二十二點五十分

 

回到醫院里還不到十一點,果然沒人發覺的樣子,唐孟林從衛生間洗漱出來,發現以為要走的池柏羽正在整理房間裡的一直閒置的陪護床,不由得警惕的問:“你是在幹嘛?”

池柏羽以一副理所當的語氣說:“我一会要趕凌晨四點的飛機啊,正好可以在這休息一下。”

“醫院門口就有永不打烊的酒店。”唐孟林給池柏羽指明出路。

“浪費啊,只睡三小時唉。”那是誰夸耀說掙得錢夠花兩輩子的?

想到今天是平安夜,酒店可能真的不好訂,唐孟林也沒再堅持。自己挪上病床,把床簾拉起來,決定眼不見心不煩。

真奇怪,最近睡眠很好的自己,盡然遲遲不能入睡,池柏羽的聲音很小聲了,但似乎聽見他的呼吸也會擾亂自己心神。

“孟林,睡了嗎?”池柏羽在簾子外輕聲問。

“......睡著了。”

聽見池柏羽輕聲笑了笑,不知道是在開心什麼,有點雀躍說:“孟林,我覺得好幸福。”

唐孟林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盡然會一瞬間眼眶一熱,忽然想到自己把池柏羽扔在花蓮的舊事,那時候,池柏羽一定很受傷吧。

真的睡不著,可池柏羽卻很累似的,很快入睡了,唐孟林打開床簾的一條縫,看到睡在窗下的池柏羽。身長個大的人腳都伸不開,只能把腳搭在外面。

不想理會,但真的睡不著,手枕著頭,眼睛一直飄到窗子下面的人身上,會想他蓋這麼薄的被子,會不會有點冷,接著又會想,隨便,凍死活該。不知道自己在亂想什麼,但就是睡不著。

熬到凌晨三點,忽然聽到池柏羽的手機輕輕的震動了,唐孟林趕緊閉上眼睛裝熟睡。

聽見池柏羽小心翼翼的起床,輕手輕腳地收拾了自己的東西,以為要走了,又拉了床簾走了過來,唐孟林發揮自己專業演員的素養,非常自然呼吸。

站在床邊的人不知道要站多久,不是要趕飛機嗎?到底磨蹭什麼。

忽然,一個陰影朝自己覆下來,唐孟林有點緊張的在被子里抓著床單,一個輕輕的、柔軟的吻印在自己的額頭上,唐孟林差點忘記呼吸。

好在池柏羽沒再停留,轉身走了。

等了五秒,唐孟林才敢睜眼。搞什麼,心臟都被嚇得停跳。

驚嚇過度,唐孟林準備起來喝點水,一撐手,才看到床頭不知道什麼掛了一隻聖誕襪子,裡面怪異的插一個包裝精美的棍子,襪子外面還有一張卡片。

打開看,上面是池柏羽丑的很有個性的字:“孟林,耶誕節快樂,這是我的禮物。你很快用到。柏羽。PS:你不必給我回禮,你就是耶誕老公公給我的最好禮物。”

是誰給他勇氣寫這麼欄的話,唐孟林一邊嫌棄,一邊伸手把襪子里的禮物拆開,咦?一根“不求人”是什麼鬼。

 

不過他很快就知道這個真的有用,打石膏的那只腳眼看快好了,卻癢到爆,沒有一根“不求人”真的要命,話說,池柏羽是腳斷幾次才有這個經驗的。

終於熬到一月中,主治醫生看了最新的X光照影,開天恩的點了點頭,同意拆石膏回家過新年,當醫生好像都有點啰嗦,不停跟他嘮叨多活動,千萬不要壓到傷腳。廢話,鬼才要壓剛好的腳。

開心的收拾東西,正忙著,房間門開了,當紅大明星真的這麼閑嗎?怎麼又來了。

“我有兩天假期。正好接你出院。”

是齁,真的好巧。

唐孟林不表態,隨便池柏羽忙東忙西,把亂七八糟的東西放進車里,車還沒開動,池柏羽忽然伸出手:“把你家鑰匙給我。”

“你要鑰匙幹嘛。”唐孟林一臉防備。

“請個鐘點工給你打掃啊,一個多月都沒人住,你能進去嗎?”

乾,盡然忘記了。

“那你昨天不提醒我。”

“......我剛剛才想到啊,”池柏羽有點不自然的說:“你今天去我家住好了,我爸媽去中部了,家裡沒人。”

“你是在做夢喔。”唐孟林免費送白眼。

“......我知道你不會去的啦,”池柏羽有點尷尬的抿了抿嘴唇,接著說:“我有訂電影票,我們去看電影好了,吃個飯,正好能打掃完。”

這還差不多。

不過《歡樂好聲音2》是什麼鬼,兩個大男人跑去看動畫片?

真應該把墨鏡帶出來。

“你不是喜歡看嗎?記不記得我們一起看過《彼得兔》?”池柏羽提起幾年前的舊事,乾啦,不想提那部電影,不知道為什麼,一看這種電影就會被感動到哭。

走進電影院,因為選址了原版,看到不少成年人進影院,身邊的池柏羽還輕聲介紹:“耶誕節才上映的,朋友都說好看,正好今天有空補檔。”

唐孟林默默捧起大份爆米花,不發表意見。

等走出電影院,唐孟林真的想要把墨鏡帶上了,太會拍了吧,雖然是老套到爆的故事,卻害他流了一大把眼淚,有夠丟臉的。

池柏羽看到電影快結束就提前出去了,大概是怕有人認出來吧。

池柏羽果然記得自己的平安夜的承諾,等一出院兩人就去吃燒烤,特級牛肉果然好吃到爆,鼻頭吃到冒汗。

吃完飯,把傷患親自送回家,把車里的個人物品也送上樓是很體貼啦,不過賴在門口不走就有點過分了:“請我進去喝一杯咖啡嘛。”

“我家沒咖啡。”

“喝茶也可以啊。”

唐孟林從錢包里抽出一百塊,遞給池柏羽:“免找。”

“我都到門口了,不邀請我進屋太失禮吧。”

“......我家只有我和我的家人才能進。”

不出意料的,池柏羽的臉上閃過失落。

這個時候不狠心是不行的,唐孟林伸出手擺出請走不送的姿勢。

池柏羽咬了咬嘴唇,故作不在意的說:“那好吧,那明天我們一起玩什麼。要不要看舞台劇。”

“明天我休息。你自便。”

“......好吧。”池柏羽有點失望的走向電梯,走就走,一步三回頭是什麼意思。該不是盼望我會喊他回來吧。

唐孟林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心軟。

 

過年前,池柏羽又約了他幾次,他都沒有回應,工作停了這麼久,再不復工,吃飯都要成問題了,哪有時間出去玩。

過了農曆年不久,唐孟林忽然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網上針對池柏羽的評論變得有點奇怪,一開始是有前同事爆出池柏羽愛耍大牌,接著有人說他在出席活動的時候很沒有風度的只顧自己卡位,不考慮其他人,更有人說他人品有問題,出席商演時上台之前臨時加價,讓主辦方不得不花錢擺平。

這類負面的新聞其實哪個當紅藝人都會時不時地冒出來,但一般公司都會本著保護藝人的態度,積極出面闢謠或者請媒體刪帖等,但奇怪的是,這一次池柏羽的公司一直沒有積極的出面解決,不由得讓人懷疑是不是真有這類問題,又或者公司不想再力捧這個人。

正所謂一沉百踩,更多奇怪的言論開始出現了,有人集結他出席活動的集錦,指出他和某某不和,挑起兩個人粉絲群體的對立;有人翻出他曾經代言的某公司有政治不正確的言論,間接質疑他本人的立場;更有人公開不知何時偷拍的所有關於池柏羽和唐孟林畫面,質疑兩人是非正常朋友關係,偷拍的畫面包括兩人看電影、耶誕節吃飯、甚至是池柏羽裝醉和唐孟林在酒店走廊的錄像,上面大到嚇人的標題是:“兩人共度春宵”,池柏羽的粉絲團看來也开始分裂了,一方堅決支持自己的偶像,一方叫囂脫粉。

全部媒體大概都想得到池柏羽的回應,但他所有對外的聯絡方式全部處於聯絡不上的狀態,所有媒體涌到他所在的公司,也一律是:“無可奉告。”

這看著熱鬧的喧囂,唐孟林卻看出些蹊蹺,這些爆料也好,揭秘也好,雖然看著罪名很多,卻沒有什麼實際內容,不過一些很輕易就可以翻轉的指責,即使那段視頻,只要公佈完整視頻,兩人共處時間不超過八分鐘,哪有共度春宵這麼誇張;而代言產品有問題的事也很常見,只要公開一下自己的立場,公開退了代言公司代言費,也可以輕易化解危機;至於和某某人不和的言論,更是只要兩人合體出席一個活動,甚至不需要說話,只要擁抱一下,就可以攻克謠言,但為什麼池柏羽的公司都沒有做呢,唐孟林想到池柏羽說過不願意續簽合同的事情,是不是他的公司藉機給池柏羽施壓,只要池柏羽肯簽新的合約,想必上面的風波會一掃爾散。

想到這,唐孟林反而有點擔心起來,以他對池柏羽的了解,池柏羽是一個只要下定決心就不考慮成本、不考慮得失、不考慮別人眼光的人,而且是個別人越要挫傷他,他會越戰越勇的個性。

這段時間也有人跑到劇團,要採訪自己,唐孟林一律拒絕所有採訪,在娛樂圈混跡多年,唐孟林早就明白,越是風口浪尖越要保持沉默,否則無論你說什麼,所有人都只想聽見自己想聽的,所有人已經在心裡有了預判,不由別人反駁。

果然,各種風言風語持續了兩個禮拜,始終沒看到池柏羽出面解釋,外界的反應也開始變得有點焦急,不但一些商演的主辦方取消了和池柏羽演出合同,更有一些新的流言冒出來,有人說他在大陸拍戲期間喜歡到夜店撩妹,有人說他不但包養學生妹更喜歡勾搭女粉絲,等一下,這種言論真的靠譜嗎?不是跟上一條“疑似同性交往”的流言衝突?但輿論總是這麼詭異,真有人相信這些話。唐孟林真的服了這些人。但如果真的按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池柏羽的公司也撐不住了吧?如果手裡的藝人已經黑到低,公司也沒有接手的必要。

果然,對池柏羽有利的一些風聲很快也冒出來了,媒體也開始採訪起曾經和池柏羽搭過戲的藝人,一些正面積極的回應也多了。但始終不見池柏羽本人露面。

唐孟林不想承認,可自己真的有點擔心,登錄臉書,試著給池柏羽的賬號發了一條訊息:“你是在哪?”

不到十分鐘,就收到了回復:“在家。”

“還好嗎?”

“沒事,就是有點想你。”這個時候還有心扯這些。

唐孟林看著這條訊息好半天,想了一大堆,還是發了一條:“地址。”

“你不能來,我家小區門口被記者圍了幾個禮拜了。”

“那你爸媽呢?”

“我让他們倆去歐洲旅遊三個月再回來。”

“那你每天吃什麼?”

“......杯麵。”莫名火起不知道為什麼。

“你是準備怎麼辦?”

“熬到合約期滿,自動恢復自由身。”

開什麼玩笑,那不是還要一個月,他是準備吃杯麵吃到變木乃伊嗎。

唐孟林煩悶的抓了抓頭,長吁了一口氣,窗外的天氣很好,陽光明媚,綠葉翻飛,是個美好的春日。

低下頭,想來想,下定決心,打開手機翻開通訊錄開始打電話。

 

兩個小時后,唐孟林小小的公寓門被打開,歡歡開心的迎出來,兩個人頭戴機車頭盔的人踏進來。

走在前面的人,拿掉頭盔,一邊用手指理了理頭髮,一邊轉頭跟後面的大個子說:“跟你的舍友打招呼。”

後面跟著的一點也沒生氣,反而心情很好的拿掉頭盔,蹲下來,伸手摸摸歡歡的頭:“請多關照哦。”

雖然是自己開的頭,也覺得池柏羽超幼稚的唐孟林扭頭看了看自己帶回來的人,不由得要搖搖頭:“你還算偶像嗎,頭髮就算了,鬍子都不知道管理一下嗎?”他都沒眼看池柏羽穿的短褲、鬆垮的大T桖和夾腳拖鞋,這身打扮,就差抖腳摳鼻屎就和八點檔流氓一樣了。

池柏羽還處於興奮中,把歡歡抱在懷裡,開心的東張西望,嘴角都咧到耳邊了:“你家好小哦,多少錢買的?”

“不要管我的事情,你在這乖乖呆一段時間,等你合同的事情解決了,你想幹什麼都隨便你。”

“......好啊好啊。”不知道池柏羽是在高興什麼。

“你晚上要吃什麼。我去買,你不要出門。”唐孟林正說著話,手機響了,一接起來,就被阿德的大嗓門差點吵聾:“靠北哦!唐孟林,你有種,還以為你真的給我介紹生意,結果是在玩我噢”。

“沒有啦,”唐孟林一點也不在乎阿德的語氣,認識這麼多年,不會不了解他的說話方式:“那車子真的有點問題,你幫忙修一修,大概過一個月去你那拿車,嗯,車胎都換掉,再重新把漆噴一噴,最貴那種。”說著,抬眼看了一眼正在蹲著和歡歡玩的人。

這一出調虎離山計劃能起作用還是靠阿德開了池柏羽的車引起大批媒體的注意,唐孟林趁著混亂騎著機車一溜煙遁掉,才沒讓大批的記者發現正主和阿德已經調換了位置:“對了,阿德,你有空讓你車行的小弟到我家把你的機車騎回去。”

“乾啦!認識你是我倒霉。”說著掛了電話。

“你家的燈是可以用手機控制的對不對?記得晚上開燈,讓他們還以為你在家。”唐孟林對池柏羽說,他不想這麼早就被拆穿西洋鏡。

“嗯,知道了知道了。”頭都沒抬還在抱著歡歡揉來揉去的人真的有聽到嗎,算了,不管了,還是換身衣服出門買東西吧。

 

吃完飯洗完澡的池柏羽恢復了幾分讓萬千少女心動的風采,只是那開心的心情是不是需要掩飾一下,一邊用毛巾擦真的有點長的頭髮,一邊走進唯一的臥室:“不好意思,我借了你的衣服穿。”

你的表情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好嗎,再說已經穿到身上還有必要再說嘛,坐在床邊整理衣服唐孟林有點後悔自己心軟把這個麻煩帶回家。

   “我是睡哪?”雖然是詢問,人倒是不客氣已經摸到了床邊坐下。

心裡煩到不行的唐孟林扭過身子,伸腳把房客踹到地上坐著:“你給我去客廳睡沙發。”

被踹也開心的池柏羽乾脆坐著地上,一邊繼續擦頭髮,一邊說起另一個話題:“孟林,你生日快到了,有想要什麼禮物嗎?”

不說還真有點忘記了,還有一個禮拜就到自己的生日了。看看池柏羽:“不用禮物,男人過了三十也不想過生日。”

“不要這樣嘛,我看歡歡都好孤單,你要不要考慮再養一個寵物陪陪她,”池柏羽說著趴到唐孟林的腿邊:“就是自己會吃飯穿衣服的那種。”說著,還猛眨眼。

“......滾。”

“對了,孟林,你上次說,你家只有家人能來。那我......”池柏羽一邊表演著害羞的樣子一邊用手指在唐孟林的大腿上划來划去。

“......”真的夠了,唐孟林長長吸一口氣,提醒自己不要爆發的太厲害。

但忽然的,跪著的池柏羽收起玩笑的樣子,抬頭看著唐孟林的眼睛,伸開長長的手臂抱著唐孟林的腰,接著把頭埋進唐孟林的胸口,輕輕地說:“孟林,我好開心,好開心。”

低頭看著在胸口蹭來蹭去的毛毛頭,真的是把自己當寵物了?原本想把池柏羽的頭給揪走的手,盡然會違背本人的意願,輕輕撫摸起池柏羽還有濕潤的黑髮來。

池柏羽抬起頭,直起腰,看著唐孟林的眼睛,雖然沒有說話,但看的出來,整個人開心到飛起。

唐孟林正想著這是什麼氣氛,忽然聽到池柏羽清了清嗓子,說:“老師,你以前教我的我都記得哦,要不要來個隨堂考,我保證考一百分。”

明白池柏羽再說什麼的唐孟林耳朵一下子紅了,尷尬的扭過頭。

可是行動派的池柏羽已撐起半個身子,輕輕用手撥開唐孟林的額發,慢慢落下一個吻,接著是鼻尖,然後是嘴唇,輕碰一下,再碰一下,稍稍的退後一點,微笑著,看著唐孟林,抿起可愛的嘴唇等著。

唐孟林沒說話,垂著眼睛停了好幾秒。

但最後,唐孟林還是抬起了眼睛,看著跟流浪漢一樣邋遢的人,把修長的手指插進池柏羽的頭髮,拉過他的頭,遞給他盼望的第三個吻。

 


宇霖同人 《平行世界里的柏林日記 》第五章

第五章你是喜歡我什麼

 

2020年11月30日 週一 十點二十分

 

“你這次真的是‘break a leg’了!”來探病的余源澤不忘調侃躺著床上吊著一隻傷腿的唐孟林,“你把馬克筆放在哪裡了,我要簽名。”

“放過我吧。”動彈不得,身體受傷,還要備受精神折磨的唐孟林一點也不開心。

“池柏羽來沒來?我有聽說他把你一直公主抱從後台抱到救護車上唉。”余源澤其實不是來慰問傷殘人人士,而是來聊八卦的吧。

“他哪有時間來。現在不是新電影的宣傳期嗎?”唐孟林很不想提池柏羽的事情:“是他太小題大做的啦!我當時只是一隻腳不能動,哪裡用那麼誇張。”
    “不是啊,網上看你還是很嚴重的,胸口都是血。”余源澤點開新聞圖片遞到唐孟林眼前。

“是鼻血啦,我跌下去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鼻子。”唐孟林也覺得很糗,不過真的有點吃驚。池柏羽沖過來的時候,盡然一把就把他整個抱了起來,跑了一分多分鐘也沒見他有多吃力。記得以前參加綜藝節目時,池柏羽也曾經為了節目效果,公主抱過他,那時候,一副腳都站不穩的樣子。

“反正這個事情哦,讓池柏羽增粉好多,粉絲說他男友力爆棚。電視台還反復播了好多次他抱著你飛奔的畫面,”余源澤壞心眼的湊近唐孟林說:“你們乾脆公開好了。”

雖然知道余源澤是開玩笑,唐孟林的心臟還是緊張猛的一停,嘴裡有點乾澀的反駁:“少來啦!”

“你沒看臉書吧?柏羽今天還連發好幾條狀態,都在關心你。”余源澤還在鬧他,“他真的不錯啊。”

“旁邊有墻,自己撞。”唐孟林用白眼翻給乱说话的人。

但心裡真的有點疑惑,那天池柏羽焦急的表情,不顧經紀人的阻攔非要跟到醫院的固執,一直守到自己的家人來才走的舉動,不由得讓唐孟林有點懷疑,就算是演技,也太會了吧。回憶起那天在酒店的事情,池柏羽問他的問題,那時候的表情......該不會吧,該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在醫院真的有點睡不安穩,雖然是單獨住一間,床的四周也有用布簾擋著,外面的走廊還是有光透出來,熬到凌晨两点才睡着,半夢半醒的只睡了一個小時,朦朦朧朧感覺有人站在身邊,猛的睜開眼,床边站着的是現在應該在大陸忙於宣傳的人。

“吵到你了嗎?”池柏羽輕輕把手裡的羊絨大衣放在一邊。

“你來幹嘛,”唐孟林不是很開心,“我没事啦,過兩三個禮拜就可以回家了。”

“今天在上海宣傳,離的不遠,”池柏羽語氣溫柔的說,伸手想要摸摸唐孟林受傷的額頭,唐孟林把頭扭了過去。

池柏羽默默的收回收,轉了話題:“你現在是不是沒有經紀人?那歡歡是誰在照顧?”

“有托朋友。”

“要不要我成立一家公司專門簽你?有人專門照顧會比較好。”

“你腦子秀逗了。”唐孟林听到这样的话,死人都會氣得跳起來,他池柏羽是誰,有什麼資格這麼說話:“池柏羽,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是想怎樣?”

“我沒想怎樣啊,”池柏羽坐在了病床邊,小心的把手搭在唐孟林放在薄毯上的胳膊旁,“我們像以前一樣就好。”

“上你以前嗎?”唐孟林故意说。

以為池柏羽會惱羞成怒,但他只低了下眼睛,不在意的笑了笑,還是很溫柔的說:“好啊,就到那以前就好。”

話真說到了這個地步,唐孟林也無話可說了。

池柏羽一點也沒有考慮到現在是幾點,盡然開始和躺著床上的人講起心事來:“孟林,還有幾個月我的合約就到期了,我不想繼續簽了。”

唐孟林沒有接話,他當初并不算多紅,還因為不想續約的事情和原來的公司鬧的很不愉快,以池柏羽現在大紅的勢頭,公司不會輕易放過他,心裡雖然煩,停了一會,還是忍不住給池柏羽出主意:“那你是想要簽新公司嗎?你不要表態,讓新公司出面談好了。”

“沒新公司啦。”池柏羽把唐孟林身上的毯子理一理,说:“我是有想回学校把書念完。”

唐孟林頓時有种想深深的无力感,忍不住要罵他:“你腦袋秀逗了是不是,有多少人盼著和你一樣成為萬眾矚目的明星,你要給我回去唸書?!你知不知道,等你念完回來,世界都不知道翻了幾個來回,你不會再有這麼好的位置了。”

“沒有就算了。”池柏羽平淡地似乎在說別人的事情:“我可以繼續唸書啊,歐洲有幾個國家在我的专业很強。這兩年掙的錢夠我花兩輩子了。再掙也沒有意思。”

“那你的演員夢想呢?”唐孟林沒好氣。

池柏羽有點疲倦的用手揉了一下眼睛:“我的理想是掙大錢你忘記了,當演員是你的理想吧。”

“隨便你!”唐孟林不想再理會池柏羽,有點困難的換了個姿勢,以後背對著池柏羽:“你現在可以走了,我要休息。”

“讓我再呆十分鐘好不好。”池柏羽在他身後說:“我一會要趕五點的飛機。”

唐孟林忽然有點心疼,但他咬了一下下唇,忍住沒有說什麼,閉上眼睛,平静自己的心态就當這個房間沒有其他人。

“唐孟林,我喜歡你,”安靜了幾分鐘的池柏羽,突然把手輕輕放在他的肩頭:“不是對朋友的那種喜歡,是嫉妒你有......。”

竟然用兩人《越線》里的橋段消遣他,唐孟林快要被池柏羽被氣炸了,猛的扭過頭:“你喜歡我?你是喜歡我什麼!” 

“嗯。”池柏羽真的有考慮了一下的樣子:“你什麼地方都喜歡吧。”

被池柏羽告白的第一反應是生氣,氣他這麼白目,氣他這麼直接,更氣他這麼傻:“你的眼是被屎糊了?你看清楚,我不過是以前給人家蹲在地上卷褲腳的,上的大學講不出口,身邊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講起髒話來你都沒聽過,你喜歡我?你是腦子壞了?!”

池柏羽笑了笑,抿了抿嘴唇,沒有理會唐孟林的煩躁,只伸出右手緊緊握住了唐孟林的右手,唐孟林猛甩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只聽見池柏羽說:“你都聽見我的心聲了,要不要考慮一下?”說著,盡然還沖著唐孟林誘惑的眨了眨右眼。

唐孟林想要罵髒話,但池柏羽已經鬆開手,起身拿起大衣:“我要走了,有空我會再來。你要乖乖聽醫生的話哦。”

“池!柏!羽!”

“你認真考慮一下我嘛!”這撒嬌的口吻是不是用錯地方?說著,心情看上去很愉悅的池柏羽拉開床簾,回頭擺了擺手,走掉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唐孟林。

以為會被池柏羽的忽然的告白搞的整夜失眠,但人就是這麼奇怪,平常老是会失眠的人居然很快就睡著了,而且還睡的非常好。

 

躺著床上不能亂動的唐孟林唯一的愛好就剩玩手機了,不過,不管玩手游也好、刷臉書也好、看短劇也好,總會被打斷,不由得要腹誹池柏羽是有多閑,不停傳簡訊、動態和照片給他,連“現在好無聊,你在幹嘛。”這種沒有任何營業的話都可以一天傳八遍。不能動的人能幹嘛,當然是躺著了,他是成熟的成年人,才不會回這種簡訊。

不過不知道池柏羽是怎麼給自己的父母灌迷魂湯的,似乎是有打電話去父母家,不知說了啥,反正結果就是交給池柏羽打點。池柏羽給他升了特護,還聘了一個營養師,每天三餐兩點的送餐到醫院。免吃醫院難吃到爆的伙食,唐孟林是很開心啦,不過他也不準備欠池柏羽的人情,他决心院之後把這筆費用全額還給池柏羽。

 

从那天半夜说了一堆废话之后之後的三个礼拜,池柏羽都沒出現,即使不想知道他的動態,唐孟林也能各种媒體上看到池柏羽出席的电影、商演、走秀宣傳活動報道,活動后的各種提問環節,不少媒體會提及自己受傷,他英勇幫忙的事情。池柏羽都以一副唐孟林的發言人的姿態感謝大家對唐孟林的關心,還號召大家多多給唐孟林打氣。

幹啦!不知道是要做什麼。

但不可否認,唐孟林發現關注自己社交媒體賬號的人數直線上升,還有不少人在下面留言支持,有人想寄禮物慰問,因為現在他沒有經濟公司,還有人打聽要寄到哪裡,還沒等唐孟林回復讓大家不要寄,就看到池柏羽已經回了那個粉絲的留言,說是可以寄到他的公司,他會轉送到唐孟林那裡。池柏羽那條留言下面,整整齊齊排的全是愛心。

公開給池柏羽難看當然是不好,唐孟林只得私信給池柏羽,讓他不要亂說話。收到池柏羽的回復盡然是一個幼稚的動態圖,一只旋转撒花的小熊,下面還有一句話:“開心,看來下次還要多回一點粉絲的留言。”

雞同鴨講。

 

又過了一個無聊的禮拜,眼見耶誕節快到了,就連醫院裡也開始佈置漂亮的耶誕節樹。尤其是兒童病房區,不知道是不是社會福利署的人送來超多的玩偶,每次起來活動的時候,都看到小孩子們抱著玩偶不鬆手。

真的不想跨年都呆在醫院,跟主治醫生聊,能不能早點出院,回答總是:“骨縫愈合需要時間,你要多休息多補鈣,爭取一月中出院。”

一月中,那不就是還有半個多月,還要爭取,該不會過年也要在醫院吧?

雖然能站起來,活動活動躺殘的身體,但受傷的腳還不能用力,活動的範圍就只有病房的幾平方而已。已經把想看的影視劇、電影看到不想看,悶到發狂。

無聊中,盡然偶爾會閃過池柏羽現在在幹嘛念頭。耶誕節的話,算是商演集中的時段,大概在某個地方推廣產品吧,真的只是無聊,才點開臉書,看了一眼池柏羽的動態,果然是在廣州。

其實自己的性格算安靜,往年也沒有說非要在平安夜出去狂歡,只是困了一個月,有點悶而已。

今年的平安夜也安靜的度過吧。

 

晚上九點半,整個病院樓都漸漸安靜下來,窩在床上刷手機的唐孟林,忽然聽到有人輕輕的竅門,接著閃進來一個黑影。

“嗨~”頭戴黑色帽子,一身黑色運動衣的池柏羽一臉開心。

嗨什麼嗨,不知道在興奮什麼。

“你來幹嘛。”唐孟林把手機放下。

“帶你出去玩啊。”池柏羽一邊說,一邊開打衣櫃,拿出一件稍厚一點的外套。

“玩屁啦,我出不去。”唐孟林指一指受傷的腳。

“沒關係。”池柏羽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一隻折疊輪椅,“我的車在樓下的車庫里,偷溜出去幾個小時不要緊的。”

“......我不去。”唐孟林拒絕池柏羽的提議。

“那怎麼辦,我在詹記訂了位置唉。今天有耶誕節特製的鴨血、牛肉和蝦餃。”

“......”

 

唐孟林發誓真的只是不想浪費已經訂好的位置,才配合池柏羽上演一場“飛越病院”的戲碼,在走廊里,好死不死看到主治醫生在值班室當班,唐孟林恨不得把頭埋進懷裡,心理默默催池柏羽推快點,不虧是醫院,最不引人注目的就是戴口罩、坐在輪椅的病患,兩個人順利的溜出病院大樓,下次如果有機會演越獄犯,估計會有心得體會。

“我們是來吃麻辣鍋的吧?”唐孟林用筷子敲一敲鍋子,裡面一點紅油也看不見:“這是什麼?”

“帶你出來吃喝就已經死罪了,不能過分。”池柏羽輕聲哄著:“這個滋補鍋很不錯啊,最近大熱,很多人跟我推薦過,你試一試啦。”說著起身拿旁邊架子上各種好吃的,逃避唐孟林的白眼。

“我要吃麻辣的!”唐孟林抄起雙臂,堅決不配合。

“你最近吃的很清淡,一下子吃的太猛,身體受不了。”池柏羽不為所動,依然好聲好氣的說服:“再說,你是專業演員,這麼長時間不運動,吃的太放鬆的話,等腳好了,還要去健身教練那里受罪,不合算啊。”

“.......”唐孟林抱著胳膊,翻著白眼,隨便池柏羽鬼扯,就是不拿筷子。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池柏羽按玲請服務員進來:“頂多給你一個麻辣碟哦。”

唐孟林剛要再說什麼,一轉頭,看到屋子里反光的光滑墻壁上,自己的神情和姿勢像極了鬧脾氣的情人,心理猛的一驚,什麼時候,他開始對池柏羽說話這麼隨便?

檢討之下,此後的吃飯時間,唐孟林都沉默起來,池柏羽似乎也感覺到唐孟林忽然低氣壓的心情,吃到最後,有點討好,又有點猶豫的問唐孟林要不要吃店裡有名的香草冰淇淋。

唐孟林更鬱悶了,直接說想回醫院。

池柏羽一邊點頭一邊說“好。”沒有提他已經安排好的其他節目。

 


宇霖同人 《平行世界里的柏林日記 》第四章

第四章我們不是宣傳期好友嗎

 

2020年11月23日 週一 十九點十五分

唐孟林默默地站在黑色的背景板後面候場,還以為會在化妝間碰到池柏羽,但等他化完妝也沒看見,打聽一下才知道,池柏羽今天下午還在趕另一個通告,會在結束后直接入場。

雖然是號稱宣傳他們的舞台劇,但誰都知道主角是誰,唐孟林已經站了十多分鐘,臺前兩位主持人跟池柏羽聊的很開心,該不是忘記還有一個人在後面吧。

唐孟林稍稍有點走神,如果說和池柏羽那一點糾葛還可以列為你情我願的範疇,那第二天他拋下池柏羽自己遁回台北,之後避而不見是有點過分,那天他有點喝醉了,下手有點不知輕重,池柏羽好像有點受傷,半夜還發了低燒。

當時的做法現在想起來確實有點欠扁,但他真的慌了,不知道怎麼面對池柏羽單純的眼睛,更沒辦法解釋自己行為,也不想和他說自己的過去,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跳上了北上的列車,發了一條簡訊說家裡有急事,就把手機關了機,塞進背包,把自己的腦袋像個鴕鳥一樣塞進沙子里。

等了一天才敢打開手機,以為什麼事都喜歡糾根到底的池柏羽會打無數電話或者傳很多條簡訊,但仔細一看只有兩通未接通電話記錄,一條簡訊,問他是不是已經到家了。

唐孟林考慮了很久,這條簡訊他也沒有敢回,那大概是兩人最後一次直接對話。沒過兩天,從《越線》群組里知道池柏羽去了大陸試鏡,接著從網上看到新聞,知道池柏羽接拍了那部日後讓他大紅的戲,緊接著一直說會繼續學業的人辦了休學手續,從此之後,那個人的腳步就越來越遠,雖然池柏羽沒有退出《越線》的聊天群組,但沒有再主動發過聲。

被偷的家主已經忘記失了的寶貝,做賊的反而日日揪心,唐孟林這兩年都沒有一刻忘記,只是偶爾夢回,自己安慰自己,池柏羽算是大展宏圖,似乎那件事沒有讓他受到什麼影響。

那麼,那麼是不是自己也可以稍稍不那麼內疚。

正想著,身邊的娛樂大頑家的助理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從自己的世界中帶回了現實,聽見前面台上的人說道:“我們特別為池柏羽請了一個人到我們節目組,讓我們歡迎他上台。”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唐孟林捏著話筒,走出背景板,微笑著擺手和台上的三個人打招呼:“悠悠姐、凱文哥你們好!嗨,柏羽!”

雖然他避開了池柏羽的眼光,但依然看到池柏羽嘴角的揚起的弧度,池柏羽帶著驚喜的表情,一個快步走到唐孟林的身邊,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哇~”女主持人說:“兩位是不是很久沒見?”

“不是,”孟林強迫自己頭腦清醒,不要在意站在身邊、距離不足十公分的男人。“我們剛剛見過面,就在昨天畢導演的婚禮上。”

“對。”什麼時候池柏羽這麼愛說話了:“昨天我有喝多,孟林還很細心的照顧我。”

“那你們的感情算是很好啊。”女主持人看似說了一句沒有什麼含義的話,但話鋒一轉就變的很利:“那孟林怎麼不請池柏羽看自己的戲?”

唐孟林沒想到這麼快就把話題指到自己身上,一時找不到恰當的語言,只能先尷尬的笑笑,話也有點不利索:“就,就是,呃,有點不好意思。”

“是怕自己演的不夠好嗎?”男主持人的問題也很刁鑽。

“不是,就是,性格上,不是很能推廣自己演的東西。”唐孟林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就是喜歡害羞啦!”身邊的池柏羽突然為他解圍,還很友好的把胳膊搭在他的肩上,輕輕晃了晃,像親密的朋友一般給他打氣。

兩人的目光碰在一起,唐孟林心虛的快速避開,他現在實在有點看不懂池柏羽眼睛里的內容。

“孟林以前不是活躍在廣告界和電視圈嗎?怎麼現在開始演舞台劇了呢?”女主持人問。

“呃,”唐孟林有點緊張的舔了舔嘴唇,小心的措詞:“就是正好有一段時間我的檔期突然空出兩個月,恰好有個朋友是舞台劇導演的劇務,他讓我試一下。去了之後,發現角色也很有挑戰性,就演了一下。”

“那之後就算是固定班底了是嗎?我看你這兩年在同一個劇團連續演了三部舞台劇。”男主持人看來做過一些功課。

“也不算固定班底啦。不過舞台劇對台詞、肢體和臨場發揮都有很高的要求,我覺得很有挑戰性。我也很喜歡這個舞台劇劇團,雖然很小,但是合作的多了,大家默契很好。”

“那你最近的新劇是什麼?”

“是哦。”唐孟林才記起身上的演出票,有點忙亂的掏出三個信封,恭敬的送給兩位主持人和池柏羽:“劇名是《今夜》,歡迎到時候來指導。”

“是什麼樣的情節?方便透露嗎?”女主持人問。

“關於愛情和友情的,這次有比較大的歌舞篇幅,還有混搭RAP風格的敘述和古典舞蹈來帶動故事情節,是一種新嘗試。”

“你也有歌舞嗎?”

“只有跳的部分。”唐孟林不太自信的說:“不過跳的比較爛。”

“對,他不太會跳舞唉。”池柏羽在旁邊印證。

“那柏羽有沒有想過以後演舞台劇?”男主持自然的把話題引到今天的主角身上。

“嗯,有考慮過。”池柏羽帶著開朗可愛的笑容回答:“不過演一個舞台劇差不多要在固定場地連續排練兩三個月,我現在很難抽出這麼大段的時間。不過如果以後真的有機會參演的話,到時肯定會向孟林好好討教一下經驗。”

“那你想要參演什麼類型的舞台劇呢?”女主持又把話題帶回來。

“就,孟林上一部劇里的那個角色我就很喜歡啊,是演一個誤殺自己親人的殺手的人對不對?”池柏羽扭頭跟唐孟林確認一下,又轉過頭繼續說:“我去看過,舞台設計的很好,孟林念最後的獨白的時候,我真的有感動到差點掉淚。”

“演舞台劇的話,很不划算啊,付出很多,時間也固定死,受眾也不像電影或電視那麼多,錢也很少掙。”男主持人還是要把話題拉回池柏羽身上,“你現在拍一隻廣告多少錢?酬勞分成應該有五千萬吧?”

池柏羽低頭微笑一下,并沒有直接回答:“有時候不能單單靠錢來衡量所有事啊,很多參演過舞台劇的前輩也都有跟我說過,受過舞台劇的訓練,台詞的把控能力確實會很有很大的提升。”

看來這一集綜藝應該很好混過去,主持人知道重點採訪的對象是誰,自己只需要負責陪站和微笑就夠了。

唐孟林正在放鬆的時刻,女主持人果然開始發力了:“那柏羽,前一段時間,有人拍到你和霍思琪一起吃飯,是不是你們現在正在曖昧?”

“沒有啦,我們沒有約好一起吃飯,是正好都在一家店吃飯,我們是在不同房間吃的,吃完走出飯店的時候被記者拍到,是記者聯想太豐富了。”池柏羽趕緊澄清:“那天很多人在身邊,都可以作證。”

“那之前有媒體採訪霍思琪的時候,她說你是他的理想型,你想要回應嗎?”

池柏羽先是不好意思的微笑了一下,小心的回答這類問題:“思琪是很可愛啦,不過,我現在還沒有戀愛的準備。”

“那就是說你的理想型不是霍思琪嘍,”女主持人很會跳躍式挑字眼,“那你是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

池柏羽抿了抿嘴唇,微笑著,像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男女主持人怎麼能放過這種問題,不停的催問。

“什麼類型的都無所謂,最重要是能合得來。”池柏羽這麼官方的回答當然不會過關。

“屁啦!”女主持人作勢要摔手裡的提詞卡,“你給我實話實說,那你是不是喜歡蔡一心?”

感覺被逼到墻角的池柏羽只得謹慎的回答:“我和一心姐是好朋友啦,劇中她不選我,現實中她也不會看中我這款啦。但我確實是一直喜歡年紀比我大一點的,能給我溫暖感覺的那種類型。”

回答問題就回答問題,轉過頭看我一眼是幾個意思?唐孟林心裡正腹誹,果然男女主持人也注意到這一點,把注意力投向了唐孟林:“那孟林,你知不知道柏羽現在的對象是誰?”

哇,真會問,如果不注意,真的會被繞進去,唐孟林畢竟經歷過多次這種挖坑式問話,很有技巧的帶過去:“我沒聽說他戀愛的事情,不過,也許是他不跟我們講。”

“哇,你看,你還不招供!”女主持人真的會挑重點。

“真的沒有。”池柏羽笑著推脫。

“好啦,放過你。”女主持又把箭頭轉另一個方向:“前一陣子,網絡上有人發帖說,你們這些參演大陸劇的演員都是因為大陸錢多好賺才都前仆後繼北上的,你怎麼看。”

這個問題更要命,池柏羽更謹慎的回答:“其實對演員來說,遇到一個好的劇本更重要。而且不論是什麼背景,導演、製片人也都是看演員本身是不是適合參演才決定用不用。大陸現在製作費確實很高,但有些小成本的製作,也有很好的創意。如果有好的劇本,真的能打動我,就算零酬勞,我也會考慮加入。”

真的是很成熟的回答,唐孟林在旁邊一邊聽一邊在內心感慨,兩年前那種回答問題,一是一、二是二的風格最終變得圓滑而又不世故了。

錄影結束后,兩人和主持人還有節目組的工作人員一一道別,身邊總是有人穿梭,唐孟林一直等到池柏羽的經紀人去車庫開車的空檔才有機會問池柏羽那個他一直想問的問題:“你是在幹嘛。”

池柏羽只笑笑沒說話,等看到自己的車開快開過來了,才轉頭對唐孟林說:“我們不是宣傳期好友嗎?當然要互相幫助了。”

 

什麼意思?唐孟林沒反應過來,不到十分鐘,接到了副導演葛興鴻的電話:“唐孟林,我們的票全賣光了!我的天,你們今天的節目還沒播唉,池柏羽影響力真大。”

“什麼啊?”

“你去看他的臉書。”

唐孟林點開臉書,看到池柏羽的動態,是兩張照片,一張是剛才兩個人和主持人的合照,一張是他拿著兩張票的自拍,下面的文案是:“感謝悠悠姐和凱文哥!太開心,夢想成真,各位28號見。愛心加轉發的朋友,抽一位和我一起看劇,等你們噢,愛心。”

難怪票會一瞬間全部賣光,難怪他說什麼互相幫助,難怪他會說兩人是宣傳期好友。

唐孟林忽然覺得有點悶氣。

 

人的一生,有多少次是被激流推著往前走呢?明明想轉彎,明明想掉頭,卻身不由己的被滾滾洪流沖刷到自己並不想要去的地方。

當明星,被人喜歡和討厭很多時候都是不由自主的,因為池柏羽的推廣,唐孟林緊接著發現關注自己的人從一開始默默的不足十萬不到,一下激增到將近三十萬,下面的留言也開始複雜起來,有人說以前就關注過他,有人說因為池柏羽才開始了解他,有人說他演技很好,有人說他其實麼有什麼能力,全靠硬貼池柏羽蹭熱度......自己各個階段的作品也開始在網上播放出來,當演員就是這樣,普通人的失誤或者不如意,過去就没人想起来,而當演員,全部都會留存在檔,要找到多少就有多少。

一開始踏入這個行業,完全是偶然,因為上學時候在“Levis”打工的關係,被街頭星探發掘,問他有沒有興趣拍廣告,學生又沒什麼好忙,听起来拍廣告還挺有意思,何況還有錢拿;拍了幾個廣告,又有人問他要不要試一試演網絡小短劇,好像也挺好玩,就這麼一步一步進入行業里。好玩、有趣、還能見識到不少大明星,讓唐孟林感覺好新鮮,但混了三四年,他感觉自己走了彎路,當演員第一是要紅,不紅,不管演過什麼,都是路人,從那個時候起,他開始專心磨煉演技,理論知識太深,就用最笨的辦法,去電影院和劇場現場取經,看別人怎麼掌控現場氛圍,回来就自己反复琢磨。

但好機會總是少的,正在他暗自著急的時候,卻認識了那個人,是共同的朋友介紹的,看著是個很普通的人,是一個通訊器材供應商,家裡原來有個小小的電子廠,已經搬到大陸做代工。一開始沒有料到會在一起,正好自己的手機壞了,找他問問市場行情,才搭上線。

兩個人秘密的交往很長時間,公司似乎有點察覺,但他那時候並不紅,也就當看不見。但父母察覺之後,有要放狠話斷絕關係。那段時間,唐孟林把不少精力放在了兩人的戀愛關係上,還錯過了不少發展的機會,因為那個人說過不喜歡娛樂圈,他真的有認真考慮過退出。但他最終等來的卻是那個人提出的分手,失魂落魄了一段時間才想開,原來靠得住的真的只有自己。

唐孟林才又稳住身心,重整旗鼓,努力在自己的事業上拼搏,那段時間什麼工作都接,連經紀人都覺得有點誇張,現在想來,大概是想要用工作填滿傷口。好像也是那個時候,把歡歡帶回家,偶爾睡不著的時候,可以和一個活東西說說話。

和池柏羽搭檔拍戲以及兩個人做朋友的那段時間,是他失戀之後最開心的時候,原本怕生人怕尷尬的人,在池柏羽面前放下了戒備,一個愛撒嬌又直腸子的愛現男孩,陽光正面積極,有什麼可防備的?連家庭關係看得出很親密,不似他自己的父母,吵鬧一輩子。有時只是在旁邊默默看著池柏羽沒心沒肺瞎鬧、耍帥、講爛到爆的梗都覺得被治愈,雖然沒有特意做過預設,但他想,也許他們真的能成為長久的好朋友。

每次一想到這,唐孟林都會有點懊惱,是自己把一切搞砸了。

 

真的到了公演的那一天,唐孟林真心盼著大忙人池柏羽不要出現,但看來願望不會成真,池柏羽連續發了幾條狀態,都有關《今夜》。

今天不會成為池柏羽的專場粉絲見面會吧,唐孟林無不擔心的想到。看到劇場下面坐著的一臉興奮拿著各種池柏羽的應援商品大批粉絲,真的有認真來看戲的嗎?

突然某個粉絲在人群中喊了一句:“柏羽發狀態了。”全體粉絲全部整齊劃一的掏出手機低頭第一時間關注,唐孟林也好奇的掏出手機看池柏羽最新更新:“今天的主角是《今夜》的主創們,各位羽寶們要關掉手機安靜的看劇哦。看完之後,我會在十點開直播,大家一起討論今天的表演。”

是在......哄孩子嗎?唐孟林不由得想,但奇怪的,所有粉絲果然降低了說話的聲音,主動把手裡的手機調成振動或關機。 

穿著休閒西裝一臉輕鬆愜意的池柏羽是在開演之前十五分鐘到的,很有禮貌的先到後台親手送上大捧的鮮花給導演:“預祝演出成功!”

一向眼光高於頭頂的魯老頭雖然還板著萬年冰山臉,但還是以不可見的角度點了點下巴:“費心了。”

池柏羽禮數周到地和同台的演員一個不落地擁抱握手打氣,輪到唐孟林,還不忘雙手舉起大拇指給他加油。

演技果然是進步了。

 

參演過這麼多場舞台劇,唐孟林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緊張,無論深吸幾口氣都不見起作用。

但當整個劇場的燈一個一個關掉之後,當配樂聲響起之際,當所有演員按照次序一個一個進場之時,唐孟林的心情漸漸平靜了下來。

這不是他一個人的舞台,這不是能NG的拍攝現場,這不是任意放個人情感的地方,如果要成功的演出劇本的那個人,就必須把‘唐孟林’趕出去,把劇中那個人的回憶、痛苦、歡喜、習慣、缺陷......統統注入到身體里。

這明亮的舞台,照亮的永遠是另一個人的喜怒哀樂。

 

終於,演出非常順利的結束了,整個劇場響起了觀眾的鼓掌聲。全體演出人員依次出場手挽手的答謝觀眾。站在台上的唐孟林看不見池柏羽坐在什麼位置上,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這一切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了。

誰都沒有想到,在下台時,還在想著心事的唐孟林沒有留意腳下,一腳踩空,猛地從高高的側幕一下跌了下去,耳邊聽見誰尖叫了一聲,似乎是女主角。但他只感覺自己的右邊小腿像是斷了,鼻子和額頭也痛,有什麼又黏又甜的東西滴滴答答的從鼻管里不停的落下來。

真是丟人,為什麼偏偏要被池柏羽看到這難堪的一幕。在唐孟林看見有很多人向他跑過來的時候,腦子想到的就只有這些。